噶尔| 辉县| 潢川| 武定| 马关| 南涧| 班玛| 彝良| 吴中| 扶风| 灵台| 元阳| 古丈| 伊金霍洛旗| 达县| 民和| 珲春| 荆门| 八一镇| 银川| 巨鹿| 克东| 张湾镇| 薛城| 南县| 哈密| 阿荣旗| 铜梁| 沁阳| 浪卡子| 平坝| 泾县| 临朐| 博乐| 苏尼特左旗| 尚志| 阿克塞| 瓮安| 奉节| 鱼台| 昆山| 夏县| 多伦| 喜德| 伊宁县|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博白| 新安| 凤翔| 三水| 安西| 红古| 宣城| 金山屯| 桃园| 五通桥| 大城| 汉阳| 漳平| 同仁| 将乐| 城阳| 梅县| 遂昌|
当前位置:新闻 > 文史 > 正文

东湖浪漫樱花引三千跑友驻足欣赏 樱园变身最美赛道

2019-01-20 08:51:06  澎湃新闻网  
百度 在《新华字典》修订者名单中,汇聚了一批声名卓著的学术大家:叶圣陶、魏建功、邵荃麟、陈原、丁声树、金克木、周祖谟……其中,叶圣陶曾以出版总署副署长的身份,亲自担任《新华字典》的终审工作,这在中国辞书史上,应该是唯一的特例。

冯玉祥蒙古见闻记 罗山

在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关押总统曹锟,驱逐逊帝溥仪。然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冯玉祥又支持郭松龄“倒奉”,终于导致了直、奉两军的联合。1926年1月,直、奉两派联合攻击驻扎察哈尔的国民军,冯玉祥被迫下野。

1925年,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时,与于右任、陈友仁等国民党员有密切来往,并结识了共产国际驻华代表鲍罗廷和苏联驻华大使加拉罕,其部队中也很早就配备了三十多名苏军顾问。由于冯玉祥的驻军地张家口接近外蒙古,故与外蒙古方面也常有来往,蒙古人民党中央主席丹巴道尔吉和外蒙古陆军部长都曾拜访过冯玉祥。于是,在此番危急之时,冯玉祥定下了取道蒙古、出国考察的决心。


《申报》对冯玉祥下野赴蒙的报道

旅蒙考察期间,冯玉祥亲眼目睹了外蒙古在经历改造后的崭新面貌,并与共产国际和国民党人士进行了密切会晤,在外蒙古,他终于加入了国民党,随后登上北去苏联的列车。冯玉祥考察期间的见闻影响了其此后的政治判断,也对日后的北伐战争产生了重大影响。

社会风貌
1926年3月,冯玉祥“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即将西北边防督办和甘肃督军之职分交张之江、李鸣钟署理,毅然发出主和息争的下野通电,抱着满怀痛楚惆怅的心情,由平地泉取道外蒙古,悄然赴俄去了”。平地泉为察哈尔集宁,在今内蒙古卢兰察布,至今仍是中国通往外蒙古、俄罗斯的交通枢纽。在这里,冯玉祥办好出国手续,准备妥帖,动身之际,友人纷纷前来送行。
前来送行的石敬亭(石筱山)等故交均对冯玉祥的出走表示不理解。冯玉祥在回忆录中极力隐饰自己此时的困境,希望将自己被迫出走矫饰为“避免内战、贯彻和平主张”,但在奉、皖两系军阀的联合进攻下,此时冯玉祥的困窘已罄露无疑。
冯玉祥在平地泉乘汽车出发,走张家口到库伦(乌兰巴托)的平坦大路,一路起伏不大,即使在没有路的地方“也一般的平坦康庄”。塞外风景与内地殊异,“途中未遇一条河,也少见一颗小树,三千里路全是一望无际、黄沙漠漠的辽阔平原”。戈壁上,“活泼肥大”的野羊“万千成群,往往和汽车赛跑。牛群马群亦最常见,还是逐水草而居的遗风”。
汽车行至将近库伦几十里处,“即遇蒙古国民党(按:即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委员长丹巴多尔基(按:即策伦奥齐尔·丹巴道尔吉,时任人民党中央主席)和蒙古军官学校的许多人员前来欢迎”,冯玉祥下车一一握手道谢,同行进入城内。

关键词:冯玉祥蒙古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