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邮| 佛冈| 牙克石| 当雄| 永胜| 辛集| 献县| 石台| 阿克塞| 东莞| 英山| 武当山| 上高| 获嘉| 环县| 宁国| 夏津| 海林| 咸丰| 西乡| 玛沁| 泉港| 莱阳| 通渭| 禹城| 肥乡| 洪江| 东兰| 吉利| 贡嘎| 皋兰| 定结| 合水| 含山| 嘉定| 石拐| 永清| 康马| 正安| 建昌| 湄潭| 绥芬河| 乐东| 广宗| 临高| 纳雍| 昌江| 磐安| 灵宝| 阳信| 恒山| 昭通| 五营| 韩城| 当阳| 远安| 天长| 清徐| 墨脱| 黟县| 本溪满族自治县| 广西| 信丰| 齐齐哈尔|
东方网 >> 滚动新闻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张嘉译:最看重剧本 最不看重片酬

2017-5-5 10:24:00

来源:每周广播电视 作者:张明旸 选稿:王一茗

  《24小时警事》、《国家使命》、《半路夫妻》、《国家形象》、《营盘镇警事》、《后海不是海》,张嘉译塑造了很多警察形象,正在新闻综合频道热播的《卧底归来》也不例外,剧中,张嘉译变身负责缉毒的公安局长。他坦言这是自己从小的英雄梦,“和平年代英雄不太多,但警察这个职业依然充满英雄情结,也有很多故事可说,我觉得没拍够”。

  在诠释这位公安局长时,张嘉译加入了很多细节,让人物更加丰满立体。比如回答一些很难的问题时,他都是滞留一秒才开口,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会用莫名的眼光去审视对方。又比如为了表现派年轻警员去做卧底时的纠结,他设计了一个小动作,一改之前领导的威严,摸了摸警员的脑袋,把如父如子的情绪表达了出来。

  翻阅张嘉译的作品,大多是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角色,他表示并不会为了突破而刻意寻找反面角色,但如果剧本写得很好就不会排斥。张嘉译接的戏比较杂,但古装较少,他解释道:“倒不是不喜欢古装戏,而是不喜欢戏说类的,现在一些古装戏都是现代人的理解,语言不够严谨,我要拍的话还是希望正一些的。”谈到接戏标准,他表示最看重剧本,最不看重片酬,“故事的架构要好,人物要足够丰满有意思,而台词、细节、合作演员、导演等其他因素都可以通过做功课来提高。一部好戏给你带来的东西远远不是片酬能衡量的,年轻时拍戏是谋生的手段,现在我沉静下来,对每部作品有更高的自我要求”。

  在张嘉译看来,现在是自己最好的时光,“这个年龄段是接戏范围最广的阶段。你有了阅历、有了经历,对很多东西也有了更深、更准确的理解。而且还有精力,年龄再大一点体力会跟不上”。

  近年来,张嘉译渐渐向幕后转型,先后担任了《悬崖》、《后海不是海》、《白鹿原》的艺术总监,对于新工作,他乐此不疲,“当演员时我就会和导演沟通很多怎样塑造人物的问题,闲着的时候,我都会帮着副导演管群众演员。我喜欢和别人聊剧本,即便我不去拍的戏,光聊角色就很高兴”。

  虽然妻子王海燕也是演员,但他们都以孩子为中心,平时张嘉译主外,王海燕主内,遇到一起拍戏,只好把孩子接到剧组,白天拍戏,晚上陪女儿。有时张嘉译还会因为孩子吃妻子的醋,他笑道:“如果我拍戏很长时间不回家,孩子看见我就特别亲,但亲一段时间又去找她妈妈了,在她心里还是妈妈地位更高。”在教育问题上,张嘉译先用“宠”字概括,“当然是宠,我不宠她谁宠她?但在宠爱之余,该为她提供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毕竟人的一生有太多不可知,更多时候我能做的,不过是站在一旁提醒。她的人生是她的,她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干涉,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她快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泰格豪雅推出卡莱拉Heuer-01红牛车队特别版腕表

2018-12-10 10:24 来源:每周广播电视

百度 刊物简介《探索与争鸣》杂志创刊于1985年,是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管主办的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综合性理论评论刊物。

  《24小时警事》、《国家使命》、《半路夫妻》、《国家形象》、《营盘镇警事》、《后海不是海》,张嘉译塑造了很多警察形象,正在新闻综合频道热播的《卧底归来》也不例外,剧中,张嘉译变身负责缉毒的公安局长。他坦言这是自己从小的英雄梦,“和平年代英雄不太多,但警察这个职业依然充满英雄情结,也有很多故事可说,我觉得没拍够”。

  在诠释这位公安局长时,张嘉译加入了很多细节,让人物更加丰满立体。比如回答一些很难的问题时,他都是滞留一秒才开口,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会用莫名的眼光去审视对方。又比如为了表现派年轻警员去做卧底时的纠结,他设计了一个小动作,一改之前领导的威严,摸了摸警员的脑袋,把如父如子的情绪表达了出来。

  翻阅张嘉译的作品,大多是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角色,他表示并不会为了突破而刻意寻找反面角色,但如果剧本写得很好就不会排斥。张嘉译接的戏比较杂,但古装较少,他解释道:“倒不是不喜欢古装戏,而是不喜欢戏说类的,现在一些古装戏都是现代人的理解,语言不够严谨,我要拍的话还是希望正一些的。”谈到接戏标准,他表示最看重剧本,最不看重片酬,“故事的架构要好,人物要足够丰满有意思,而台词、细节、合作演员、导演等其他因素都可以通过做功课来提高。一部好戏给你带来的东西远远不是片酬能衡量的,年轻时拍戏是谋生的手段,现在我沉静下来,对每部作品有更高的自我要求”。

  在张嘉译看来,现在是自己最好的时光,“这个年龄段是接戏范围最广的阶段。你有了阅历、有了经历,对很多东西也有了更深、更准确的理解。而且还有精力,年龄再大一点体力会跟不上”。

  近年来,张嘉译渐渐向幕后转型,先后担任了《悬崖》、《后海不是海》、《白鹿原》的艺术总监,对于新工作,他乐此不疲,“当演员时我就会和导演沟通很多怎样塑造人物的问题,闲着的时候,我都会帮着副导演管群众演员。我喜欢和别人聊剧本,即便我不去拍的戏,光聊角色就很高兴”。

  虽然妻子王海燕也是演员,但他们都以孩子为中心,平时张嘉译主外,王海燕主内,遇到一起拍戏,只好把孩子接到剧组,白天拍戏,晚上陪女儿。有时张嘉译还会因为孩子吃妻子的醋,他笑道:“如果我拍戏很长时间不回家,孩子看见我就特别亲,但亲一段时间又去找她妈妈了,在她心里还是妈妈地位更高。”在教育问题上,张嘉译先用“宠”字概括,“当然是宠,我不宠她谁宠她?但在宠爱之余,该为她提供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毕竟人的一生有太多不可知,更多时候我能做的,不过是站在一旁提醒。她的人生是她的,她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干涉,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她快乐”。

百度